查看: 53|回复: 0

与宋庆龄合影的小孩 长大后担任过邓小平翻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8 09: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上海市淮海中路宋庆龄故居的纪念馆及宋园路宋庆龄陵园的纪念馆中,都挂着一张珍贵的大幅黑白照片:在“中国福利会托儿所”招牌边的大门台阶上,坐着的宋庆龄左右手抱着两个捧花迎接她的小孩,后面及边上还有4个捧花的小孩。
这张照片中,宋庆龄右手抱着的小女孩,就是我的表姐小管姐姐。
1953年在中国福利会托儿所小朋友与宋庆龄合影,宋右抱着的小孩为小管姐姐。
小管姐姐是我姑母的女儿,名字叫管沂谦,因从小大人们都叫她小管,所以我们也跟着叫小管姐姐一直至今。
小管的爸爸管易文,早年参加过“五四”运动和“觉悟社”。她爸与周恩来曾一起赴法勤工俭学,后又留学美国耶鲁大学。1926年回国后在岭南大学任教,继续从事进步活动;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抗日活动和地下情报工作;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工作。
因为喝过“洋墨水”,故能说一口漂亮的英文,所以管易文参加新四军后,曾为陈毅军长在跟美国派人查看新四军的抗日根据地情况时当过英文翻译,以后常做民主人士的统战工作,跟宋庆龄、 李德全(冯玉祥的夫人)、史良,黄炎培、李济深等都比较熟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管易文任中央统战部隶属的接待处处长、上海市军管会第一任交际处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上海市政协副秘书长,1958年起任国务院参事(副部级)至逝世。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时,小管姐姐的父母根据陈毅市长令接管了大上海位于外滩的百老汇大厦(今上海大厦),百老汇大厦也成了小管姐姐的家,后才搬至康平路余庆路口的爱丽公寓(俗称九层楼),1956年因父母调北京工作而离开上海。
新中国成立初期小管姐姐与父亲管易文和母亲黄范合影。
当时小管姐姐父母亲工作特别忙,特别是小管姐姐的父亲,根本没时间照顾小孩。所以,小管姐姐从3岁起就在宋庆龄办的“中国福利会托儿所”全托了。当时邹韬奋的夫人、邹家华的母亲沈粹缜是托儿所的所长。宋庆龄当时住在上海,所以经常会到托儿所来看望孩子们,关心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宋庆龄跟小管父母熟识,管易文曾与邓颖超、廖梦醒一起护送宋上北平参加新政协会议,小管的母亲曾当过宋的保健医生,故而宋也很疼爱小管。
几年前,现住美国旧金山的小管姐姐回国探亲,跟我们谈及那张宋庆龄与小朋友的合影时,她还清晰回忆起当时拍照的情景:“那天我不太高兴,因为一开始只是我和另一个小朋友分坐在她身边,后来又上来两个,变成四个了,后来又上来两个,在这张相片里就变成六个孩子了。我可是吃醋呢。”据管沂谦回忆,那天还拍有不同的相片,有一张是宋和四个小朋友合影。“那天我一脸不高兴,还有个原因是去迎接她时跑得太快,摔了一跤。她很关心我,过来哄我,让我别哭。”
小管姐姐还记得在中福会托儿所拍的另一张照片。当时,为向全世界宣传新中国儿童是如何过着幸福的生活,经常有中外记者来中福会托儿所访问、拍照。“我还记得拍照时,提供了两个洋娃娃给我们抱。那个男孩子先拿了个大娃娃, 我不开心了,也想要那个大的。后来沈粹缜阿姨跟那个男孩子说,可否把大娃娃给我, 因为女孩子抱大娃娃好看一点。男孩子很大方地把大娃娃给我抱了,自己拿了个小的,很有君子风度。可惜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的幸福儿童。左一抱洋娃娃者为小管姐姐。
后来有一年,小管姐姐到上海出差,听说沈粹缜住在华山医院,还去让笔者父亲陪她去医院看望过。沈粹缜当时90岁了,头脑还很清醒。“我还像在托儿所时一样地叫她‘沈阿姨’,跟她说了我是小管后,她特别高兴,居然还记得我!她说我小时候睡觉一定要拿一条毯子抱在身上,还啃毯子,不久就把毯子的四个边啃的没毛了。她问我毯子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大家都笑了。”小管回忆说。
小管姐姐还曾与宋庆龄有过一段特别的旅程。当时,小管9岁。宋庆龄要从上海去南京,因为乘飞机或坐火车,保卫工作很难做。所以中央特派了一艘军舰护送她去南京。陈毅市长指派管易文护送,那时小管妈妈医务工作也特别忙。管易文就请示陈毅,可否把小管一起带上。考虑到宋庆龄跟小管一家很熟,陈毅市长同意了。“军舰上,宋庆龄见了我很惊讶,我都长这么大了,她非常高兴。这样我就有了一段天天跟宋庆龄在一起、乘军舰从上海到南京的经历了。”小管每次回忆,幸福感满满。
“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是宋庆龄一生秉持的理念。宋庆龄特别喜欢孩子,能在宋庆龄亲自关爱下成长更是特别幸福。小管姐姐的好几个洋娃娃都是宋庆龄送的,还有手帕、书籍、文具箱等。
在上海大厦家中。窗台上放着的洋娃娃系宋庆龄送小管姐姐的礼物。
光阴似箭,在宋庆龄亲自关爱下成长的小管姐姐也长大成人了。也许是遗传了父亲基因,小管姐姐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从事资料及书籍翻译工作,还曾有幸担任过邓小平的翻译。
当得知宋庆龄逝世的消息,小管姐姐情不自禁地写了一篇纪念文章,并把当年在南京与宋一起的合影,一同寄到了宋庆龄基金会作为悼念,同时还给《中国建设》中英文版写怀念文章。一些海内外的民主人士看到了小管姐姐这篇文章和宋合影相片后,打电话到《中国建设》和宋庆龄基金会去打听当年的“小管”现在在哪里?还好吗?
也许是有缘,后来小管姐姐竟调到了北京宋庆龄基金会工作,最后去了美国旧金山,从事中美友好工作至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9-12-10 05:19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